黄佟佟:触目所及都是我喜欢的事物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0-28 07:38:40
人气:3602

杜南新闻记者朱荣庭黄佟佟称他的家为“小宅邸”。这套80多平方米的公寓刚好够她收藏来自世界各地的收藏品和书籍,也刚好够一个人过上自由的生活。

水晶杯、瓷胎竹编、泰国扇子、突尼斯日本瓷器、英国文人画……“反正我有很多东西要收藏,房子很小,这就是我的矛盾。”

环顾四周,香港文化是书籍中频率最高的关键词。十多年来,黄佟佟一直专注于香港文化娱乐评论写作的研究。「当你研究香港文化的脉络时,你会发现从七十年代至今,有很多有趣的细节。」

《银都六十年》、《永远的李翰祥》、黄毅瑜的《风云人物》、林奕华的《全民娱乐》、郑佩佩、刘培基、林青霞、杨凡、陈善之、胡金泉等香港名人的回忆录和传记都在书架上,还有一本关于著名粤剧明星任建辉和白学贤的写真集《如何知道这样的春色》。另一个书架展示了她最喜欢的外国作家:荣格、毛姆、菲茨杰拉德、阿加莎……文学、艺术、时尚和香港文化交织在一起,形成了黄佟佟的私人阅读兴趣。

书桌不仅是作家“谋生”的重要工具,也是他们生活的地方。黄佟佟特别喜欢研究作家的书桌,因为这是一个最接近他们内心世界的道场。

坐在书桌旁,你可以抬头看到对面的书架。这是整栋房子里最引人注目的家具,也是客人们最称赞的家具。它来自一个英国品牌。它自然是古老的深绿色,铁法国橱柜锁,古老而优雅,边缘有冷冰川印花,阳台上有芭蕉,凉风习习,通风顺畅。

书柜的灰色和绿色呼应了这幅画,阳台上的香蕉呼应了月亮,沙发下的小圆地毯是用龟壳竹画的,落地门是用单层意大利薄纱做的,风吹过薄纱窗帘,仿佛这是一个梦幻的场景。

回顾我生命的前半段,我和家人住在一起,直到我40岁,第一次有了自己的空间。这间公寓是黄佟佟自由的象征。

黄佟佟回忆说,他六岁时从一个小镇搬到湘江附近的一个小镇,并承认自己年轻时非常孤立。金顾雍龙在初中时才接触到“最先进”的港台文学。他直到大学才认识张爱玲,买了浙江文艺出版社的张爱玲全集。

“我过去没有美学,但我愿意学习,我愿意在一个荒凉的地方重建我的生活。”她为自己的新生活设定了标准:“在我的生活中,在我的家里,我希望我能看到的一切都是我最喜欢的东西和人。看到他们会让我觉得世界上还有希望。”

在她看来,这项研究是一个人心灵的外化。她坚信,让生活变得更美好的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用美好的事物包围自己:音乐、书籍、绘画、植物和一整盒葡萄酒。这些梦想现在基本实现了。对于70后的一代人来说,这是一个漫长而愉快的学习过程,他们嘲笑自己“美育接近于零”,并慢慢培养他们对美好事物的感知,幸运的是拥有它们。

采访

这项研究为作家提供了“光环”。

杜南:你有什么样的书?

黄佟佟:它大致分为三个部分。一部分是文学,一部分是艺术和时尚,因为我出生在时尚杂志,也喜欢绘画,所以我也参加了一部分。同时,我也是香港娱乐文化史的研究者,所以有很多关于香港文化的书籍,比如香港名人回忆录。我还收到了许多相关的旧报纸和杂志,如《南华电影》。我的书只有三分之一在这个房间里,三分之二在我父母的房子里,那里有一些早期启发我的书。

我的文学启蒙是张爱玲。我上大学时,有点孤立。当我看到张爱玲时,我觉得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这样写,写得很松散,而且她非常以自我为中心。这种个人主义真的打开了我的一扇窗户。那时,我们都读过港台文学,也读过一些“杂书”,如《逸书》、《金庸》和《古龙》。那时,父母都反对阅读。还有一个按男女作家分类的书架。

杜南:你的收藏中还有很多旧书。你从挖掘旧书中获得了什么乐趣?

黄佟佟:架子顶上有一个架子。这是我收集的1980年代初亦舒小说的第一版。其中一本书叫做《圆舞曲》,它也影响了一代年轻人。价格超过十港元。现在把它买回来非常昂贵。收集这套也花了很多钱。

我喜欢买旧书,因为它们有一些信息。有时候,当你触摸你的手时,你会觉得你和1984年有过接触。所有的书都有自己的能量和气息,那么为什么写作一定要在书房里呢?因为这项研究真的能给你一种氛围,你会觉得你在一个信息领域。如果你家里有很多书,气氛会更强烈。所以我喜欢在我的书房里写字,并且写得很快。我想那些书可能对我有帮助。

杜南:所以你通常在这个房间写作?

黄佟佟:我通常在这间房子里写作,这相当于我的工作室。我的新书《我将用我自己的双手重建我的生活》写在这里。除了写文章之外,这座房子还经常用来会见朋友,大家一起喝酒聊天。

安思远的家很理想

杜南:你最喜欢的学习设计是什么?你曾经提到过名人的家吗?

黄佟佟:我喜欢很多风格。我喜欢英国式的“坑坑洼洼”和日本式的“舍生忘死”。现实情况往往是,你的东西会越积越多,堆积在一起。后来,我想如果一个人有基本的审美修养,即使东西混在一起,也会很美。这实际上是一场功夫测试。

我心目中最理想的书房可能是袁思远的家。他曾经在纽约第六大街有一套公寓,里面堆满了他从世界各地收集的漂亮家具和艺术品。这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家。后来,在他死后,全家被拍卖,风和云散去。我认为他过着非常美好完美的生活。

冷炳川绘画与张爱玲书籍

杜南:一走进来,你就会发现这所房子最大的特点是有很多画...你能谈谈这些画吗?

黄佟佟:当时,因为房子相对较小,而且是一套公寓,在和设计师讨论后,我觉得没有必要做太多的改动,所以我增加了一个屏幕,其他的都没动。家具也是和设计师一起挑选的。设计师让我找一件物品作为原点。我选择了餐厅里的一个,广州画家黄伟的作品《夜》。全家人以这幅画为原点开始了设计。

我非常喜欢这幅画,后来我为我的公开号码画了一幅肖像。我认为一幅好画是你永远不会厌倦的。

餐桌旁边是《花》的作者金宇成先生的版画。我非常喜欢他的书,也喜欢他的上海口音。我自己把花种在餐桌上。今天早上你来面试之前,我从阳台上摘了一些树叶,放在花瓶里。我通常在这张桌子上和朋友聊天。

还有两张冷炳川的版画。其中一张照片是张爱玲,她在香港巴塞尔看过。冷炳川是我最喜欢的画家,张爱玲是我崇拜的作家。当我看到这张照片时,我的眼睛动不了。冷炳川吸引了张爱玲的灵魂。旗袍和盛开的夹竹桃上复杂而细致的图案是张爱玲低回的美。

桌子后面的墙上挂着另一张“万卷雪”的照片。照片上有一排书架。这个女人面对着一具骷髅正在看书。在我看来,它有某种意义:面对死亡,你总是在创造,也许这种创造是最强大的。这幅画的正对面是我的书架,这很有趣,因为两者从远处看是重合的。

总的来说,这项研究充满了我喜欢的东西。当时,当装修房子时,我的口号是:我想看到我喜欢的所有美丽的东西。

整站最新

整站热门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