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k城乐 - 上交所人士透露科创板制度设计重磅信息

作者:匿名
时间:2020-01-11 18:45:13
人气:1462

老k城乐 - 上交所人士透露科创板制度设计重磅信息

老k城乐,涨跌幅限制等交易机制或有突破!上交所人士透露科创板制度设计重磅信息

原创: 杨洁

科创板的具体方案正在制定中,上交所资本市场研究所所长施东辉12月12日在2018年上海国际股权投资论坛演讲时透露了很多科创板制度设计的增量信息——

比如,科创板将对交易机制进行系列创新,如将在涨跌幅限制、股价波动调节机制、买一手股票的数量、做市商机制等方面进行市场化的、对标国际市场的创新,以提高市场定价效率。

会议现场圆桌讨论环节中,有发言嘉宾透露,科创板正在进行各种细节论证,2019年上半年推出是大概率事件。这一回“中国的纳斯达克”能否真正实现呢?

科创板的三点考虑

施东辉表示,科创板制度设计主要考虑以下三方面因素:

市场包容性——“总有一款适合你”

施东辉认为,原先上市发行条件相对注重盈利,但可能往往筛选出了一些比较平庸的企业。科创板将在上市制度方面进行自主创新,对各种不同类型、不同规模、不同产业属性的企业提供融资便利。

“通过各种条件的各种组合,比如说营收、现金流、研发投入等各种指标的组合,设计不同的发行条件。就像一句广告语所说的,总有一款适合你,方便服务科创企业上市。”

定价有效性——市场化、国际化

施东辉指出,“客观的说,现在市场定价效力不尽如人意,投资者行为短期化、投机化。我们在设计科创板时,对交易机制方面进行了一系列的创新,比如在涨跌幅限制、股价波动调节机制、买每一手股票的数量、做市商机制等方面进行市场化的、对标国际的创新,希望提高整个市场的定价效力,我们也会实时对交易制度进行评估、反馈,不断优化。”

投资者保护的充分性和有效性

施东辉表示,由于科创企业往往经营存在不确定性,股价的波动也会比较大,科创板必须考虑投资者保护的充分性和有效性。

一方面,科创板会参照金融资产数额和投资年限经验两点推出投资者适当性制度,让有一定风险承受能力、风险识别能力的投资者参与科创板市场投资。

另外,在监管层面,对于双重股权架构等特殊企业,科创板将要求特别的信息披露规定,要求企业进行充分风险揭示,而其他常规性的、对价格影响不大的信息,也会大大降降低信息披露力度,减少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成本。

此外,保护投资者利益的另外一个有力举措就是将实施严格退市制度。

对于科创板注册制,施东辉认为,将在审核理念、审核方式等方面发生非常大的变化,“注册制下,在审核理念上,监管层主要判断信息披露是否真实、准确、完整,对投资性不做实质性判断,在审核方式上,将完全电子化,审核的标准、程序等流程全部公开,发行上市过程涉及到的要素如发行的数量、发行的价格等都交由市场主体来承担,这样能够给拟上市企业一个明确的上市预期。

科创板的四大意义

施东辉演讲中分析了全球以及中国经济发展历史和现状。他认为,全球经济未来增长动力将施科技的创新和突破,中国尤其如此,过去依靠人口红利和城镇化带来的经济增长已经难以持续,需要寻找新的增长动能。整个境内资本市场过去错失了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两代互联网的发展红利,非常遗憾。在中国经济处在新旧增长动能转换阶段下,这种情况非常需要改变,科创板的推出和实施正当其时。

科创板的意义在于:

第一,增强境内资本市场服务创新企业发展的能力,破解科创企业融资困局。

第二,设立科创板是进行制度增量改革的试点,而增量改革是中国经济改革开放非常重要的经验。

第三,提升我国资本市场的国际竞争力。

第四,提升上海作为全球卓越城市的能级,推动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

施东辉还强调,科创板是资本市场整个体系改革非常重要的一环,但不能包治百病,还需要在完善市场制度、拓展市场深度、提升市场效率、放开市场准入、保持市场稳定五个方面进行配套制度的改革。

对科创板的建议

圆桌讨论环节,来自交易所、投行、产业基金、律师、会计师领域的专家各自发表了对科创板的憧憬和建议。

投行代表——

国泰君安副总裁、投行业务委员会主席朱健认为,科创板对于投行本身将是一次大考。“当真正把定价权交给市场,投行能不能平衡好投资者、融资者之间的利益关系,能不能让市场有空间的同时又让发行人能够适得其所?”

朱健表示:“对于没有盈利的企业,到底用什么方式来进行估值和定价?对于投行来讲,我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定出什么样的价格,我们就以什么样的价格投入,长期锁定、长期持有,向市场证明我们是负责任的机构。”

基金代表——

上海浦东科创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傅红岩表示,科创板上市公司数量不应该成为各地政府的政绩工程。“不能一哄而上,我认为上科创板的企业应该少之又少,应该更聚焦在技术上能实现进口替代、代表产业未来、能够跻身世界竞争的少数硬科技的企业。”

但往往需要技术攻坚的细分产业,企业的盈利状况并不能尽如人意,甚至上市后很多年也难以盈利。傅红岩所在的浦东科创投资了中微半导体等回报周期可能长达十年以上的企业。他忧虑,对于这样的公司,投资者有没有足够的耐心和宽容,要设置什么样的门槛给合格的投资者呢?

律所代表——

方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楼伟亮所担忧的是:“规则的制定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怎么去执行规则”。在投资者保护问题上,楼伟亮认为,给投资者设置门槛是一方面、严格退市制度是一方面,但可能还需要更多配套制度。

“从国外市场经验来看,对一些虚假陈述公司形成威慑的其实不只是退市——因为该赚的钱之前也赚了,而是集体诉讼制度带来的巨额赔偿,这很致命。”楼伟亮称。

会计师代表——

德勤中国境内资本市场负责合伙人吴晓辉从会计师的谨慎性角度提出,未来科创板的注册制能不能是真正意义、彻彻底底的注册制?实行注册制的话,有没有配套法律制度措施能够保障企业、中介机构等真正履职尽责?国外做空机制有没有可能引入?

交易所代表施东辉最后发言——

对于哪些行业属性的企业进入科创板的问题——施东辉坦言内部也有争议,但他个人认为,市场应该更具有包容性。“亚马逊刚上市的时候,也没什么科技含量,但现在的科技竞争力大家有目共睹。所以我觉得市场还是应该尽量包容,海纳百川,让市场竞争中能涌现出一些真正伟大的科技创新企业。如果只限制在少数几个产业,比如硬科技,市场包容性就会受到削弱。”

对于什么样的投资者可以参与科创板的问题——施东辉表示也有无奈。“我们内部讨论的时候,我提过一个例子,设计一个新市场,好比一个女孩子去约会,既怕这小伙子不来,也怕小伙子乱来。如果分析研究我们国内的投资者的交易行为,可以发现千奇百怪,比如马上要退市的长生生物,退市前七天,天天涨停。针对这样的情况,只能权衡,既保证必要的充分的流动性。另一方面,风险承受能力比较差的投资者可以通过认购基金的方式来参与科创板市场。”

因此,施东辉本人的担忧是,能不能承受住市场化推行过程中的阵痛?“科创板注册制的推行和实施的出发点都是以市场化、国际化的高标准来做,希望未来在整个市场化推行过程中,大家多一份理解、多一份包容,有的时候不是市场化的问题,而是因为市场化还不够。”

秒速牛牛

整站最新

整站热门

随机推荐